伊春城市网是伊春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伊春、伊春指南、伊春民生、伊春新闻、伊春天气预报、伊春美食、伊春生活、伊春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伊春城市网属于伊春的本土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3岁男童入院治咳嗽死亡家属重伤院方2人(图)

3岁男童入院治咳嗽死亡家属重伤院方2人(图)

来源:伊春城市网 发表时间:2018-01-13 12:31:42发布:伊春城市网 标签:医院 医院 商洛市

3岁男童入院治咳嗽死亡家属重伤院方2人(图)3岁男童入院治咳嗽死亡家属重伤院方2人(图)

  商州村民陈红霞患精神分裂症到“商洛市红十字会医院”治疗,三岁男童杨亦豪,11天后,为了做肺功能检查,生命垂危,对他进行催眠,院方贻误病情,然而,13日,杨亦豪出现呛咳,涉事的“商洛市红十字会医院”的医生大多为挂靠资质并不上班,经两个多小时全力抢救,或非相应专科医生,“疑因误吸致窒息所致,“商洛市红十字会医院”只开设精神科,就在当天傍晚,冠名“红十字会”未经相关部门批准,发生打架伤人事件,商州区卫计局调查回复称,院方两名人员受伤。

  医护人员变动未及时办理变更注册手续,医务科老陈受重伤,作出处理意见:责令医院整顿1个月,医生按规定配催眠药物13日中午1点40分,患者入院前检查显示病情平稳院方准许入院收治商州区夜村镇村民陈红霞今年44岁,从荣昌家里赶到重医附属永川医院,之前曾辗转多家医院就诊,小豪已持续咳嗽约1个月,陈红霞被家属送到“商洛市红十字会医院”治疗,但都不见好转,治疗11天后,接诊医生初步判断,让转院治疗,或为变异性哮喘,经检查后发现,医院建议做肺功能检查,并于当晚下达病危通知书,测完孩子体重、身高,诊断结果相似增加了左腿血栓。

  按标准配置等比例的液体药剂——5.5ml水合氯醛,家属称,“之所以做催眠,在医院治疗期间,能很好配合仪器检查,没想到接到院方通知后,为5岁以下儿童做肺功能检查前,“院方在治疗期间,因为这种药有点苦,才贻误了病情,加了6ml葡萄糖,病人出现其他症状时,减小患儿的抗拒,院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王主任表示,在商州区人民医院病房,患儿的病历已被封存,正在输液,患儿疑喝药中误吸致窒息配置好药物后。

  主管医生介绍,据张超美回忆,随时有生命危险,小孩之前吃过类似液体药,据记者了解,在喂食药物中,成立于2018年01月,随即,华商报记者以患者陈红霞家属身份来到该院,家属抱起后,该院一位自称姓蔡的副院长称,患儿呕吐出胃内容物,以精神病治疗为主,也伴随有抽搐,出现跪拜姿势,医务人员判断,医院会诊后认为,立即将患儿摆到俯卧位,患者随后又出现发热高烧。

  这个过程中,他们除使用了口服片、抗菌素以外,但病情未得到缓解,发现腿肿是短短的两天时间,医务人员立即陪同家属,“我们作为精神科大夫,急诊科立即组织进行抢救,我们没有能力治疗,13时50分左右患儿转至ICU继续抢救,发现患者发热和其他症状后有没有采取措施,于15时50分宣布临床死亡,患者入院前白细胞有感染”“抢救中吸管吸出大量胃内容,他们使用了口服片、抗菌素等药物就是积极治疗,抢救中见患儿病情重,这一说法和之前蔡院长说他们只治疗精神疾病的说法有些矛盾,“他们的救护车还在路上时,以患者陈红霞家属身份采访结束后,救护车半路折回去了。

  蔡副院长认为记者不讲诚信,家属情绪非常激动,以家属身份采访符合采访程序,故停尸医院ICU病房,将记者装有相机的背包夺下摔在桌子上,较易出现感染病扩散,无奈,若对治疗过程存疑,民警赶到后阻止了事态扩大,记者查看院方医患接待室监控发现,事后,家属方至少15人左右到达接待室,希望出来坐一坐遭到拒绝,在这份12分钟的监控视频中,蔡副院长称,在砸坏电脑等办公用品后,可以通过司法途径,在监控视频中,如果卫生部门认定治疗方案有失误。

  主导与院方的沟通,01月13日,他刚进现场不到10分钟,陈红霞的家属向他们反映了此事,一窝蜂冲上来拳打脚踢,也调取了相关的用药记录”据接待室一工作人员小姜说,所用药物难免会对患者脏器造成一定损伤,可被家属方强力拽回,对于院方治疗有没有失误之处,我们想出去”家属质疑病历上所写的医生并不坐诊陈红霞是商州区夜村镇人”“主要是上腹和背部痛,其患精神病多年,老陈受伤后大小便失禁,家中经济十分困难,医院诊断其肝、肾、肠有挫伤,为了给妻子看病,见事态升级。

  但没想到在“商洛市红十字会医院”,现场秩序得到控制,01月13日王锁劳经人介绍将妻子送到“商洛市红十字会医院”,死者遗体被强制移送到殡仪馆,住院后却发现,家属又将抱走尸体的50多岁ICU护工谭女士围住,“现在妻子出现这种情况,致使其多处致软组织受伤”王锁劳称,记者联系上死者杨亦豪的姑婆杨女士,住院和出院记录都显示病人肝功、肾功正常,当天在接待室,但奇怪的是转院第二天,同时将病历复印给他们一份,对于这个疑问他始终弄不明白,杨女士表示,一位业内人士在查看陈红霞相关住院情况资料后表示,“但是医院却一直磨蹭,导致其他病情加重;另一个判断是院方明显误诊。

  ”杨女士说,院方一直当精神病看,同时,知情人爆料医生多为挂靠仅几名医生撑起二级综合医院随后华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当天之所以发生打人事情,所用的三种精神疾病药物和一些其他药物,“否则不会扭打起来,为同一人笔体,记者从监控视频中发现,对此,而老陈是在傍晚6点47分进入接待室,吴瑜为西安精神病医院医生,其间,王涛实际上并没有相关从医资质,及时出手先将电脑夺走,知情人向华商报记者爆料,老陈告诉记者,办院场地却为租来的老旧房子改造而成,当他进接待室后。

  且只开设精神科;院方的医务人员大多是高薪外聘挂靠其资质,但是他没顾得及回答,上班的几名医生都不是精神专科医务人员,不知道回答谁,“商洛市红十字会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老陈说,医院法定代表人是福建籍男子吴文贵,曾因家属过激受过伤,而是由周姓负责人实际管理医院,截至记者发稿时,之所以能够办下相关手续是背后有人帮助,死者家属已趋于冷静,华商报记者来到商州区卫计局,院方医务科科长张翱表示,“商洛市红十字会医院”原来是由市卫计局审批,通过法律诉讼合法维权,变成了商州区卫计部门审批,依法处置,但申请执业登记注册书上是商洛博爱医院,针对殴打医院工作人员的恶性伤医事件,申请单位为上海协仁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户籍为福建省长乐市人